三人网挣博客

那个年入百万的美国中产

小笛子可爱多 2021-05-02 18:07:17 收藏文章 无标签 16 0

这辈子我跟表舅只见过2次。

一次是07年10月国庆节,那时我还在电子科技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就读。当时寝室是四人间,其他三人都因为专业太坑主动退学了,只有我还留守原地。于是我做了两个决定,一是要去美国读研,因为生物技术专业在国内不好就业,但在美国还可以;二是将来工作后要创业,因为我爱读《史玉柱自传》。

但是这两个计划怎么去落地去实现,我心里也没啥数。我不像大家现在这么幸运,有问题可以咨询笛笛子,我当时连个可以问的人都没有。

我妈听闻我的苦恼,说可以给我介绍一个亲戚,既懂出国,又懂创业,可以指点我,让我国庆去拜访一下他。我有点将信将疑,因为在我印象里,家里基本没有出国和做生意的人,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亲戚。

我问哪个亲戚,我妈说是她表弟。我说我咋从来没听过你有个表弟,我妈就开始娓娓道来:

我妈的表弟,也就是我的表舅,从小成绩超级优异。当年高考准备报考清华大学数学系,结果总分上了线,但是数学没及格,阴差阳错的就被刷了下来,掉到了重庆大学。后来在重庆大学读完本科,就去美国芝加哥大学读研了。那个年代研究生是个稀缺玩意儿,更别提出国读研了,去的还是芝加哥大学这种全美排名前30的学校,在当时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了。

我妈还一脸羡慕的说,表舅不仅是个学霸,事业非常成功,硕士毕业后就留在美国工作。因为出国早,所以一直没啥联系,这一两年听说他回国创业了,而且当时他公司的总部就正好设在成都,07年他就已经年收入上百万了。

当时我听完我妈对于表舅的介绍,非常激动。因为这大概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,意识到自己有条真大腿可以抱。武侠小说里面经常有中二男主角偶然得到高人指点,从此人生开挂的剧情。我要是有主角光环,这时候应该就要触发关键剧情了。

于是我存下来表舅的电话,小心翼翼的编辑了一条短信给他,到了约定的日子,换上我崭新的杰克琼斯,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,手机里存好想要请教他的问题,买了两斤香蕉,换乘了三趟公交,去到了表舅在成都的家。

当时有部佟大为主演的电视剧《奋斗》在热映。里面佟大为饰演的主角陆涛,靠着自己留美归来创业成功的生父,从一个小屌丝一下逆袭了。这个剧情跟当时我的情况还有点类似,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留美归来的有钱亲戚。但是当我满怀期待的敲开表舅家的门,才发现生活和电视剧真不太一样。

我先大概说一下那天发生的事:我热情的敲开表舅家的门,表舅冷言冷语的让我坐着等他一下。然后他煮了一些速冻水饺给他自己吃,吃完之后坐在沙发上跟我聊了两句,然后又带我去楼下吃了个麻辣鱼,吃完就催我回学校了。

那一次见面让我感觉非常糟糕,甚至在后来的十四年成为了我的一个心结。我人生中大概有四五个心有芥蒂的人,大部分都是前女友,表舅是其中唯一的男性。

首先就是他那一天确实太冷漠了,可以说是不礼貌了。我从小到大接触的亲戚,不管是男的女的,对我都挺热情的。哪怕撇开亲情这层关系,一个年轻人跑这么远去求教他,又不是找他借钱,也不至于被这么冷落。表舅全程没有给我任何实质的建议和指导,只是一味的全盘否定。当时我还安慰自己,也许美国的成功人士都是这样,说话比较直接。后来自己年岁渐长,接触了很多成功人士,包括一些有海外背景的成功人士,确实没有表舅这样的。

其次就是全面的打击了我的价值观。当时我给他说了一下我的想法,说我未来工作几年想要创业。他一脸轻蔑的说:“十个侄儿,九个都想创业”。然后说我们中国的年轻人一元价值观,特别浮躁。说你看看美国的年轻人,就很多元化,有的人喜欢玩摇滚,有的人喜欢玩脱口秀,这才是健康的年轻人的追求。

我说我未来可能会考虑换个专业,因为生物技术专业确实不太喜欢,也没啥前景。表舅说:你这个专业读不好,读其他专业也好不了。

老实讲,我当时只是一个大一新生,想法和价值观确实有幼稚和肤浅之处,但是被一个长辈,从头到脚,从价值观到世界观全面否定,确实还是备受打击。

所以我16年创业之后,也有很多年轻人,包括大学生来请教我创业方面的问题。我是从来都不会打击别人的梦想,即使面对一些比较幼稚的想法,我也是就事论事的分析一下,不会一竿子打死的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虽然年轻人空有一腔热血和激情,但是一切奇迹都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然后最让我不舒服的,大概就是表舅骨子里的傲慢,可能真的伤害到我了吧。我一直都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,那一次可能是感到自己被看低了,还是被自家人看轻。言谈里面都是说美国年轻人如何优秀,如何自由,如何追求多元化,国内年轻人多么傻逼,多么浮躁,多么鼠目寸光。我当时也还年轻,只是意识到这是对我的贬低,还没有觉察到里面意识形态的冲突。

我从学校出发去表舅家之前,跟周围的同学们都预告了我要去拜访这个牛逼亲戚,同学们也都翘首以盼,期待我带回点锦囊妙计。但当时从表舅那里回到学校,我整个人有点懵。同学们问我感受,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侮辱了。当时年纪比较小,其实很多东西没有细想。但是表舅的很多话,在后来很多年,真的是让我越想越愤愤不平。比如把国内年轻人的创业热,以及我个人的创业激情,归咎于大环境的浮躁。其实我当时就知道,我想要创业,热爱创业,真不是随大流,而是自己真的想成就一番事业。

那次见面之后的十四年里面,我和表舅的人生就再也没有交集了。我没有听从表舅的话,我从电子科大生物系毕业之后,没有出国,也没有选择继续学生物,考上了对外经贸的研究生,研究方向是国际营销战略。再后来毕业进入央企做国际贸易,再后来跳槽到互联网行业,先后在奇虎360和新浪微博都工作过。作为一个表舅口中“不适合创业,一元价值观的浮躁年轻人”,我在16年通过自媒体的形式开始创业,19年还开设了美妆的业务,目前基本上是营销、美妆、炒股这三块业务齐头并进。从收入上来说,应该是已经达到甚至超越表舅巅峰时期的水平了。

17年年底的时候,我当时跟人民邮电出版社合作,出版了我自己的书《营销人秘密手记》,算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里程碑。当时我让我妈给美国的表舅寄一本,我妈嘴上是答应了,后来我才发现她是敷衍我。

这些年我曾经很多次想象,就像《中国合伙人》里面一样,自己穿金戴银的走在美国,突然偶遇表舅,然后拍拍胸脯的对他说:“那个你当年看不起的年轻人,现在也创业成功了。”但是我知道,我和表舅大概率这辈子不会再见面了。

没想到,生活永远都会给你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。跟表舅的再次重逢,不在美国,而在綦江,在我外婆的葬礼上。

我外婆去世那天,我在灵堂前跟家里亲戚们聊天,其实还聊到了这个表舅,大家普遍反应都是说他确实牛逼,但是人太自大了,看不起这个,看不起那个,甚至是把其他舅舅们的qq都删了。08年前后,表舅自己在国内的公司最后黄掉了,他也回美国去了,再后来就没有什么消息了。

我听到这事儿的时候,内心特别高兴。小人之心的想:虽然你创业失败了,但是我最后却成功了。当时我还问几个亲戚,表舅会来参加外婆的葬礼吗?他们都说人家在美国呢,怎么可能赶回来。

结果哪知道第二天下午,就收到他要来的消息,不过不是从美国赶来,而是从成都赶来。14年后再见到表舅,当时晚上灵堂一堆人,我斜着眼远远瞄见表舅了。他还是瘦瘦的,外面套了个黄色毛衣,里面穿了个牛仔衬衫,背了个coach的帆布包,比国内的中年人确实要潮一些。但是我也不想上前跟他搭话,只是竖起耳朵听他在跟其他人聊啥。笛嫂看我鬼鬼祟祟这样子,问我是不是前女友来了。

原来表舅虽然长期在美国发展,但是他的父母都在成都。他父亲已经96了,前两年跟表舅说自己行动不便,想去养老院,表舅觉得于心不忍,于是就放下美国的工作和三个孩子(三个孩子都已经大了,最小的也念大四了),跟他老婆一起搬回成都生活,相当于是给他父母养老送终。亲戚们问他事业做得怎么样,表舅他一脸落寞的说:他现在没有事业,就是每天在家做饭、看电视、休息,然后间隔一天去看看老人。表舅说,长期在成都也不是办法,等过几年自己父母走了,再回美国去。

其实听到表舅说他自己“没有事业”的时候,我心里多年以来的郁结,一下释怀很多。我知道对于心高气傲的他,没有事业,远离熟悉的环境,意味着某种社会性的死亡。下一刻我又觉得自己真是幼稚可笑,我一个三十多岁正当年的年轻人,跟一个年过半百濒临退休的老人较那劲儿干啥。我把他比下去了又如何,我打了他的脸又如何,我证明自己可以又如何。生活终究是活给自己看,而不是活给别人看。

外婆葬礼的那两天,有好几次,我都感觉出表舅想跟我搭话,但是我眼神故意回避他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因为多年不见的羞怯,也许是因为残余的心结。

不过在电梯里,他还是找准机会找我说了几句话:

“还记得我不?”

“记得,表舅。07年国庆节我在电子科大去拜访了你的。”

“记得这么清楚啊,你现在多少斤?”表舅说着捏了捏我肥硕的胳膊,

“160斤。”

“该减肥了。”

“恩,是该减肥了。”

外婆的葬礼结束之后,我爸开车准备送二舅去高铁站。临行前,我把我爸偷偷的叫到一边:“你在车上多跟表舅吹嘘一下我这些年多厉害,不然我白奋斗了。”

二舅走之前,还加了我妈的微信。走之后,我凑过去拿我妈手机想看看他朋友圈,一看他的微信昵称——“宇宙第二”。

恩,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。


顶部